棋院快讯
票价被炒到6000欧元 球迷求票冒死横渡鳄鱼河
发布时间: 2010-7-11      阅读次数:1372
界杯即将落下大幕,从某个角度看,南非也成为了一个成功的东道主,但这里冷清的街道,非比赛日人数寥寥的球迷以及不那么火爆的球市与记者曾经亲历过的德国、葡萄牙等足球传统强国相比还是有一道鲜明的分水岭,或许今后人们回忆起南非世界杯,唯一清晰的记忆就是那震耳欲聋的VUVUZELA。 
早报记者 陈均 张宴飞 发自约翰内斯堡
世界杯决赛一触即发,整个约翰内斯堡依然徜徉在午后阳光的慵懒中。甚至在决赛场地足球城,也感受不到一点紧张。不过,球迷抢票、球队备战却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早在8日,国际足联已宣布决赛门票告罄,不断涌来的荷兰、西班牙球迷只能去黄牛党手中碰碰运气,扑票、砍价,忙得不亦乐乎。而在两队的基地里,又是另一番景象,第三次杀进世界杯决赛的荷兰队将自己包围得风雨不透,任谁也休想靠近球员一步;而首次进入决赛的西班牙人却大摇大摆地公开训练,邀请800多名球迷旁观……
静谧的约堡
直升机盘旋 球迷寥寥
作为南非最大的城市,约翰内斯堡只有170万人口,而南非相对特殊的环境也决定了世界杯期间没有太多的外国游客涌入这个国度,决赛前一天,记者的驻地汉密尔顿街区还是冷冷清清,稀稀落落的白人当地居民去超市的去超市、喝茶的喝茶,似乎对于大力神杯的归属漠不关心,只有一位白人老头在翻看报纸时抖落出整版的足球报道……难道正应验了那句话:在南非,足球是属于黑人的运动,白人只钟情橄榄球。
不甘心的记者乘车前往市中心桑顿城,这里与世界杯相关的标志一下子多了起来,街边身着荷兰和西班牙球衣的外国游客也三五成群,看上去为了亲历决赛,两支球队的拥趸这几天纷纷涌向了约翰内斯堡。而桑顿会议中心门口照例聚集了一些球迷,世界杯期间这里往往是球迷邂逅足坛大腕的福地,会议中心内SABC电视台的大屏幕也给没有球票的球迷提供了一些方便。
“嗨!你是来看决赛的吗?”记者瞄上一个荷兰球迷攀谈起来,“是呀,我和我朋友一起过来的,来看明天的决赛。”这位看上去颇为年轻的荷兰小伙子一边说着一边兴奋地扯动了一下脖子上挂着的橙色围巾。“这次有多少荷兰球迷赶到南非?好像比德国世界杯的时候少了很多。”记者继续“盘问”这位荷兰球迷,“不好说呀,我也不太清楚,你知道这里距离荷兰有些远。”一旁,另一位荷兰球迷显然听到了我们的对话,他夸张地竖起双手,“有一万人。”记者一边祝荷兰队好运一边上车决定前往下一个目的地——足球城,那里是决赛所在地,想必一定会有不同的感受。但对于刚才荷兰球迷提供的答案,记者觉得并不可信,从开赛到现在,约翰内斯堡的街头压根看不到当年德国世界杯时外国球迷蜂拥而至、堵塞一整条街的盛景,的确,南非的安全与路途遥远早早就把一些外国球迷锁在了家里。
“呜呜!呜呜!呜呜呜……”耳朵里又听到了熟悉的VUVUZELA的轰鸣,足球城就在眼前,不过吹号的并不是荷兰或者西班牙的球迷,而是沿街出售VUVUZELA的当地小贩。足球城外的人流多了一些,但并没有想象中的人头攒动,毕竟距离决赛开始还有整整30个小时,毕竟足球城远在约翰内斯堡郊区。这个时候跑到足球城来的人除了当地的小商贩和黄牛外,就是一些慕名而来观景或者扑票的外国游客。
“嗨!生意好吗?”记者随意揪住一个小贩聊了起来。“很好,很好,你要吗?120兰特。”小贩压根就把记者当作了顾客。“这个我有了。”小贩又拿起了一件仿制的西班牙球衣,看见记者摇摇头,眼前这个黑小子接着翻出一面荷兰队的国旗。“我还要再看看。”记者不愿意多做纠缠,走向另一位卖烤肠的小贩,“今天这里的球迷多吗?”“还好吧,我想明天这个时候会有很多人。”小贩一边在烤盘上翻着香肠,一边告诉记者。“你支持哪支球队?”“荷兰。”和过去几天的寻访相似,虽然这里的黑人曾经备受荷兰殖民者的压迫,但在荷兰和西班牙之间,他们似乎更愿意选择荷兰作为支持对象,毕竟长期的共存已经让这里的黑人对荷兰人有了更多的亲近感。
足球城外除了一些游客和商贩,最多的就是警察,记者在足球城外晃悠一圈,见到的警察不下200名,空中也有直升机盘旋巡逻,看来在世界杯接近尾声的时候,南非警方笃志站好最后一班岗。世界杯即将落下大幕,从某个角度看,南非也成为了一个成功的东道主,但这里冷清的街道,非比赛日人数寥寥的球迷以及不那么火爆的球市与记者曾经亲历过的德国、葡萄牙等足球传统强国相比还是有一道鲜明的分水岭,或许今后人们回忆起南非世界杯,唯一清晰的记忆就是那震耳欲聋的VUVUZELA。
票价最高被炒到6000欧元
世界杯球场的空座一度让南非很丢脸,不过明天的决赛真到了一票难求的地步。国际足联在8日已宣布决赛门票全部售罄,蜂拥而来的荷兰、西班牙球迷只能去黄牛党手中碰运气,有消息称最贵的门票已经被炒到了五六千欧元。记者昨天在决赛场地足球城外找到了一个黄牛,对五六千欧元一张票的说法,这个黄牛表示并不属实,“五六千欧元根本没有人会买,最贵的大概两三千欧元,但球票确实不多了。”这个黄牛手中有一张原价400美元的球票,向记者开价1500美元,几番拉锯之后,他咬定低于1000美元是不肯卖的。
或许是荷兰国内经济情况更好的原因,决赛两个对手的球迷比较中,荷兰球迷比西班牙球迷更疯狂一些。从荷兰在四分之一决赛战胜巴西后,来到南非的荷兰球迷明显增多,随着荷兰进入决赛,南非街头的橙色也更加绚烂。一家名为OAD的旅行社负责人说,“1/4决赛荷兰胜巴西后,我们客服团队40人的电话根本就没有停过,仅最近几天就收到了12000份订单。但是很遗憾,我们只能满足1000到2000人的需求,另外10000多人我们实在是无能为力。”最新消息称,国际足联宣布给荷兰足协分配500张额外门票,这些票将被优先卖给荷兰国家队球迷协会的成员。不过,这500张门票在数小时之内就已经销售一空。荷兰足协表示:“我们对每一张额外分配到的门票都感到高兴,但我们依然期待更多的门票。”荷兰足协估计,决赛当天会有5000到10000名的荷兰球迷在现场为橙衣军团助威。